新闻资讯

NEWS

缅怀!“木制玩具大王”何尚清逝世
来源: | 作者:wanjuxh | 发布时间: 2022-03-03 | 9855 次浏览 | 分享到:

2月27日晚间,浙江和信集团总裁、浙江木玩世家玩具有限公司董事长何彬在朋友圈发出了一组图文,深切缅怀父亲何尚清。据其透露,父亲何尚清已于当天下午17:45分因病离去,与世长辞。


“陪您太少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遗憾!”“从小到大,我都是别人眼里那个最不争气的孩子,是您教会我坚强……”“爸,我会更好的,您放心!”“您永远活在大家的心里。”……何彬的言辞充满了对父亲离去的悼念和赞颂。


何尚清生前系浙江和信集团董事长。他18岁摸着第一只玩具样品入行,21岁设计出第一台木玩加工设备——以锯带刨,28岁被全票推举为赤石玩具厂厂长,32岁被评为浙江省乡镇企业优秀企业家,38岁辞职下海再创新业……


从学徒到厂长再到乡长助理,从乡长助理到县外贸局玩具科科长再到辞职下海当老板,何尚清一路风雨兼程,见证着云和木玩的诞生和成长。


1972年,时年44岁的何寿祯(何尚清父亲,何彬的爷爷)是云和县村办集体企业——赤石农机修理厂的厂长。一次偶然机会,他听说隔壁县有人从上海接了一些做木玩的订单,收益还不错。一番考虑后,何寿祯决定亲自去上海轻工进出口公司试试。


经过多次拜访、沟通和试样,他终于争取到了一次加工机会。这是一批出口日本的三种木制玩具——响板、技巧球和陀螺。


拿到订单的何寿祯,欣喜之余却犯愁起来。就当时云和县的加工水平来说,工艺上存在难点,如何加工标准的圆木玩具就困扰了何寿祯很久,直到一年后他发明了车木机才攻克这个难关。产品验收合格后,何寿祯得到了第一笔货款4000元。这给了他极大的信心,他带领三、四十名工人专门做木制玩具,农机修理厂也因此更名为赤石玩具厂。这家乡镇企业后来几乎成了云和各大木制玩具厂的“黄埔军校”


凭借对产品品质和交货时间的严格把控,赤石玩具厂从1972年到1974年,一共从上海进出口公司争取到三批不同玩具的生产合同。以往这样的订单都是由规模较大的集体工厂完成,交给一个村办工厂还是第一次。


何寿祯的成功,让其他云和人也在这小小的木块上看到了脱贫致富的曙光。在他的影响下,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起,云和县一批二轻、乡镇集体企业纷纷转产木制玩具,一家家玩具厂陆陆续续成立起来,开创了云和木制玩具生产的先河,这也成为推动云和发展经济的一个全新突破口。


上世纪90年代至2000年,云和木玩进入了快速增长期,一批批个体、私人玩具企业如雨后春笋般兴起,千家万户发展木玩的产业策略让云和的木制玩具产业实现了从量变到质变的变化。


1973年起,19岁的何尚清便作为父亲何寿祯的助手参与木制玩具的制作。虽然没有设计背景,爱专研的他通过自学摸索,发明出了多个木玩机械。1980年底,他正式接过父亲的担子,成为云和县赤石玩具厂厂长。仅仅用8个月时间,他建起3000平方米的新厂房,并制定了新的管理制度,玩具厂也因此面貌一新。到1985年,玩具厂实现产值17.8万元,何尚清也被评为浙江省乡镇企业100名优秀企业家之一。


1988年,何尚清离开生活工作30多年的赤石,调任县外贸局玩具科科长。从厂长的连轴转到机关单位一张报纸一杯茶的清闲,这个转变让何尚清很不习惯。1991年,入仕途5年的何尚清二次创业,以每年3000元的租金,租下了位于城北的一个养鸡场,办起了属于自己的玩具厂。一年后,何尚清在县城城西玩具园区买下1800平方米的地皮,成立了云和县和信工艺品有限公司,取“和气兴业,信誉至上”之意。

1994年,何尚清来到当时改革开放的最前沿深圳,在这里设立办事处,负责承接国际业务,直接面向港台客户。作为云和县首家设立驻外办事处的木制玩具企业,和信工艺厂当年的销售额就达1500万元。随着业务量的增加,云和县工厂的产能已经不能满足订单需求,于是何尚清在深圳投资办了一个小厂,负责打样和小批量生产。1998年,何尚清又将设在深圳的分厂搬迁到广东韶关。

然而就在新厂投产之际,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却给了何尚清沉重的打击。1998年,亚洲金融风暴袭来,何尚清的工厂也没能幸免。和信的资金链越来越紧绷,最紧张时,工厂食堂连买米的钱都没有。从90年代的明星企业,到当时濒临破产的窘迫,何尚清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也就是在这场变故中,从未打算接班的儿子何彬逐渐意识到了自己对家族事业的责任。


在儿子何彬的劝说下,何尚清回到了云和。面对汇聚一堂的债主,何尚清坦诚相告,并出乎意料地得到了大家的信任。1999年正月初三,何尚清怀里揣着向亲戚借来的1万元启程回韶关。他先用这笔钱启动生产,拿回10万元货款,解决了厂里的燃眉之急。紧接着,又接到一位香港客户的木盒订单,这批货使他净赚16万元。得益于这两笔生意的成功,公司有了喘息的机会。此后,随着深圳办事处订单频频传来,韶关分厂业务陡增,云和总部得以顺利运作。两年后,云和所欠债务全部还清。


早期的云和木玩产业卖的是木材资源和劳动力,效益低下。而从2000年起,依赖OEM的木玩产业大部分受到“双重夹击”:一方面,劳动成本攀升、原料价格上涨、汇率波动等因素叠加;另一方面,外贸形势复杂多变,海外市场需求难有明显回升。